正大门户网站

首页 旅游 葡萄赌金|晨读丨粥香飘飘

葡萄赌金|晨读丨粥香飘飘

2020-01-10 15:52:33

葡萄赌金|晨读丨粥香飘飘

葡萄赌金,粥是生活中最常见的食物。20世纪70年代初,物资匮乏,为了节约大米度饥荒,我家夏天几乎天天熬粥吃。那时候还是大集体生产队,父母每天起早贪黑挣工分。双抢时节,做饭活就落到我这个长子身上,因此我7岁就学会了熬粥、做饭。

熬粥是件苦差事,熬一锅粥起码得花2小时左右的时间。那时还没有粳米和籼米,早熟米比较硬,不容易熬烂。先要把熬粥的大米拿到捣臼里舂碎,然后把碎米放进直径两尺六的大锅,加入足够多的水,点火熬粥。

“大火滚锅,小火慢熬”是熬粥的要领。那时候都是烧柴禾,因为柴禾燃烧面积大,锅底受热均匀;柴禾又有独特天然香味,用这种原始方法熬制的白粥馨香馥郁,味道非同一般。熬粥开始时先要用猛火,不断往灶膛里加柴,还要拉动风箱助力。烧开以后揭开锅盖,用铜瓢顺着一个方向不停地搅动,防止米粒粘锅。同时抽出部分柴火,使火势变小,慢炖细熬。

开锅的白粥“咕嘟咕嘟”冒着泡,旋灭旋生;如烟似雾的热气,缭绕升腾,香气四溢。熬到火候的粥带有一点淡淡的黄色,这种微微泛黄的白粥才属上乘。清代诗人袁枚认为“见水不见米,非粥也;见米不见水,非粥也”,熬粥必须熬得水米融洽,柔腻如一。熬透的粥上飘浮着一层细腻黏稠的粥油(俗称粥沫),如脂似玉,据说具有很强的滋补作用,过去农村里的婴儿断奶后往往就靠这种粥油补充营养。

较之白粥,我更喜欢红豆粥,俗称豇豆粥。农历六七月,老爸套种在田塍、地头的红豇豆已经成熟,摘回家剥了壳,把鲜红浑圆的红豆和大米一起熬煮,熬出来粥是红色的。那煮透的红豆极像一颗颗小玛瑙,透着红亮的光。豆香与米香,相互缠绵,融为一体,醇香柔滑,妙不可言。红豆含有丰富的铁质,温胃养颜,润肠滋神,久食可以使人气色红润。

俗话说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其实心急也喝不了热粥。刚刚熬好的粥,热气腾腾,米香四溢,惹人垂涎。这时候不要急着下口,放至温热时吃最好。喝粥也是一道风景线。到了饭点,大家端着一碗热粥来到晒场,或站或坐。先用嘴呼呼吹几下然后是稀哩哗啦来几口,再咬上一段脆生生的腌萝卜,或用筷子蘸点豆腐乳吮吸……一碗热粥下肚,毛孔全开,通身冒汗。一碗不过瘾再来一碗,一天的劳累也在一碗碗热粥中消解了。

粥香飘飘,那是记忆中的味道,更是灵魂深处的味道。



德厚网

相关阅读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ccexe.com 正大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